• 供應
  • 求購
  • 企業
  • 招商
請選擇分站
  • 西藏
  • 陜西
  • 甘肅
  • 青海
  • 寧夏
  • 新疆
  •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遼寧
  • 吉林
  • 黑龍江
  • 上海
  • 江蘇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重慶
  • 四川
  • 貴州
  • 云南
  • 山東
  • 全國
您的會員還有
天到期,為避免影響您的使用
請盡快聯系當地分站,或撥打010-51658153-8036續費!
不再提示

您的會員已過期,為避免影響您的使用

請盡快聯系當地分站,或撥打010-51658153-8036續費!

不再提示

建陶全球化進程加快 商品加征關稅25%!

作者:佚名 來源:本站整理 發布時間:2019-06-11 09:21:24

全球一體化并不是“誰吃掉誰”的競爭思維,而是“買全球、賣全球”,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諧生態關系。

中國瓷磚出口近年來的下滑,反傾銷并不是主要原因,而是印度、越南等新興陶瓷產業國的崛起和中國陶瓷產能的國外轉移。

科達模式是純粹的“中國制式”,即中國模式、中國裝備、中國技術、中國人才、中國管理。唯美模式則是采用意大利整線設備,嚴格按照美國的要求和標準設廠生產。

不管是科達模式還是唯美模式,共同的特征是產能、渠道、市場必須形成一個閉環,即擁有強大的全球陶瓷產業鏈資源整合能力,才能支撐其在海外的發展。

未來全球建陶行業的生態圈,主要存在兩種企業,一種是規模超大的主流企業,另一種就是專業化非常強的配套企業。

美方已將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的關稅從10%上調至25%,中方對此深表遺憾,將不得不采取必要反制措施。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正在進行中,希望美方與中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通過合作和協商辦法解決存在的問題。

中方關于美方正式實施加征關稅的聲明

產品清單正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去年9月發布的擬對華6031項約2000億美元的產品加征10%關稅的產品清單。在該份清單中,中國瓷磚產品達40余項,以海關編碼6907的為主。釉面磚成為重災區,從面積、寬度、吸水率幾個方面界定20種釉面磚為征稅對象。

除瓷磚外,此次加征關稅還將影響到衛生潔具、石材等建材產品。其中,衛生潔具類有近10項,而石材類則有30余項。

而在2019年5月1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對原產于中國的進口瓷磚“雙反”調查立案,并確定調查進度時間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定于5月28日或之前作出初步傷害裁定。如果國際貿易委員會認定有合理跡象表明從中國進口的瓷磚造成了重大損害,調查將繼續進行。美國商務部將于7月8日公布初步的反補貼裁定,并于9月18日作出初步的反傾銷裁定。

此前,北京時間2019年4月11日凌晨,美國瓷磚公平貿易聯盟向美國商務部和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對原產于中國的瓷磚進行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美國瓷磚公平貿易聯盟主要包括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Crossville,Inc.、Dal-Tile Corporation、Del Conca USA,Inc.、Florida Tile,Inc.、Florim USA、Landmark Ceramics、StonePeak Ceramics八家瓷磚制造商。

有意思的一件事是,主訴方美國瓷磚公平貿易聯盟包括的八家企業,有中國陶瓷的身影,位居首位的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是唯美集團在美國主要的渠道合作商,據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官方網站報道,唯美集團董事長黃建平,是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主要投資人。這是歷年反傾銷中從未出現過的新情況,即企業身份的國家和民族的標簽已經弱化,原來涇渭分明的競爭對手界限,開始變得模糊和朦朧,中國陶瓷企業以更加國際化的角色,整合國外資源和國際市場,全球專業化協作,參與到全球一體化趨勢中來。

這跟我們以前預料的不同,過去在寫《中國智式》時,我們曾設想過中國陶瓷的發展之路,從國際化到全球化,在全球范圍內參與競爭,體現的主要是競爭邏輯。而現今的全球一體化發展趨勢,顛覆了我們以前的認知。我們現在說的全球一體化,即產業鏈資源包括制造、渠道、原材料、資金、人才、市場、消費等進行全球化配置、合作與競爭。

從全球一體化的角度來看,反傾銷并不那么可怕。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反傾銷一直伴隨著中國建陶的成長,從未中止。中國建陶出口量只占總產能的10%左右,出口依賴度并不高,反傾銷對中國陶瓷企業帶來的實質性損害并不大。中國瓷磚出口近年來的下滑,反傾銷并不是主要原因,相反,印度、越南等新興陶瓷產業國的崛起,和中國陶瓷產能的國外轉移,是導致出口下滑的主要因素。

但依賴出口的全球化貿易并非全球一體化,低利潤、低附加值貿易,獲得進一步發展的機會非常有限,只是局限于全球陶瓷產業價值鏈的一小部分。因此,有志打造全球品牌的中國陶瓷企業,必須在經營業務、銷售、分銷與研發領域擴大全球影響力。到那時,企業的戰略思維、決策過程和企業文化,已經突破了國家界限。

正在進行的全球一體化趨勢,出現了許多過去沒有的新情況,我們不再是在國內生產瓷磚再賣到國外,或者是在國外生產賣到國外,去占領全球市場。全球一體化并不是“誰吃掉誰”的競爭思維,而是“買全球、賣全球”,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平等相處、兼容并蓄的和諧生態關系。

可以設想的中國建陶全球一體化圖景是:未來中國建陶的產區將無國界,我們不再試圖將意大利、西班牙等陶瓷強國擋在國門之外,而是主動將他們迎進來。也不需要在世界市場打敗競爭對手,占領別人的市場,而是與他們形成一種新的競合關系。在全球范圍內,中國建陶將通過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以中國建陶強大的產業鏈整合能力,進行整合創新,在全球范圍內進行產業布局,力爭主導建設世界建陶產業的命運共同體。

世界建陶產業走進了一個新的時代,新的全球產業格局正在形成。中國建陶如何在顛簸的世界建陶產業新態勢中,實現全球一體化,已成為一個迫在眉睫的課題。我們不需要稱霸世界,但需要贏得主導權和話語權,這才有可能建立新的全球建陶生態系統。

出口下降主因是中國建陶全球一體化

反傾銷的陰影,一直伴隨著中國建陶的發展壯大而不斷發生。從2001年中國入世,到現在已經18年。也就是從2001年開始,印度對我國打響建筑陶瓷反傾銷第一槍。隨后,世界各國對中國瓷磚反傾銷的便接踵而來,緊接著的韓國、巴基斯坦、泰國、歐盟、阿根廷、哥倫比亞、墨西哥、巴基斯坦、孟加拉、沙特阿拉伯、美國等國都先后對中國瓷磚發起了反傾銷。據了解,目前有近40個國家對我國陶瓷產品出口進行反傾銷調查。對于某一地區或某一國家來說,反傾銷的確影響很大,如2011年受反傾銷措施的影響,佛山對歐盟瓷磚出口量同比下降超過50%。不過,反傾銷并不是中國建陶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

盡管從2008年到2015年,印度、泰國、歐盟27國、阿根廷、哥倫比亞、墨西哥、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國,頻繁地對中國發起反傾銷調查,但根據近十年來中國建陶出口數據,我們可以看到,2008年至2015年,中國建陶出口額仍一直在攀升,到2015年達到了出口額的峰值,從這里可以看出,反傾銷并不是那么可怕,并沒能阻止中國建陶的出口貿易。

中國建陶出口真正地大幅度下滑,是從2016年開始。為什么在反傾銷最頻繁的幾年里,中國建陶出口并沒有下滑,反而在2016年開始出現大滑坡呢?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印度、越南等新興陶瓷生產國的崛起,二是中國陶瓷產能的國外轉移。

2014年以前,印度本土市場就能消化95%的瓷磚產量,但自2014年起,印度瓷磚出口量的比例逐漸提高,由原來的5%提升至12%左右。出口的增加,推動了印度建陶新生產線的投產。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印度新上建陶生產線近60條,2016年新增100余條生產線,其中有30%是推翻舊生產線新建。到2017年,印度主要建陶集中產區莫爾比(古吉拉特邦),估計已有超過500條生產線,其中多數生產出口瓷磚產品。印度鞏固了其作為世界第二大瓷磚生產國和消費國的地位,其瓷磚產量增加到10.8億m2。

伴隨著產能的增加,印度瓷磚出口也在增加。2017年出口增加到2.276億m2,出口額12.43億美元,占其國內產能的18%左右,增長了22.6%,成為世界第四大出口國,也是所有出口國中平均售價最低的國家。印度主要出口國家是沙特阿拉伯,占其總出口的25%,其次是伊拉克、墨西哥、阿聯酋、阿曼、科威特與尼泊爾,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印度瓷磚以其低價優勢,沖擊了中國在中東以及南美的部分市場,中國建陶出口下滑最厲害的2017年,也正是印度建陶出口高速增長的時候。

另一方面,中國建陶產能的國外轉移,在完成瓷磚生產在地化銷售后,也極大地減少了當地對中國瓷磚的進口需求,如非洲是中國建陶轉移的重點地區。

隨著不斷收緊的環保政策,多地如河南、山東、珠三角,已將建陶列入禁止新建范圍,產區在不斷演變轉移,未來國內一定會無地可轉,于是不少企業轉移到國外去,中國建陶的產區概念,將打破原有國界觀念,從中國擴展到全球。

這一趨勢,在過去產區迭代演變過程已有發生,伴隨著溫州產區的沒落,除將產能轉移到高安等產區外,部分陶瓷企業開始將產能轉移到國外,2010年,來自溫州的旺康控股集團來到尼日利亞生產陶瓷。經過八年的發展,旺康控股集團已在非洲烏干達、加納、坦桑尼亞、肯尼亞等國落地。福建產區在實行“煤改氣”過程中,不少福建企業也在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加納、坦桑尼亞以及中亞等國建廠,淄博產區在精準轉調退出大部分產能后,山東建尼陶瓷、嘉麗陶瓷也將產能轉移到了非洲。從2016年開始,科達和廣州森大合作,就在肯尼亞、加納、坦桑尼亞、毛里求斯等非洲國家建廠,如今年產值已經達到了10億元人民幣,贊比亞將是科達的下一個非洲站點。

事實上,在非洲投資建陶瓷廠的,不止陶瓷行業的企業,央企借助“一帶一路”,也加入了海外建陶布局的陣營。2016年10月2日,屬于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的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其百分之百控股的中交產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投資200萬美元,在埃塞俄比亞開發中交Arerti建材家居產業園,納入了埃塞俄比亞聯邦政府規劃,主要產品有瓷磚、衛生陶瓷、日用瓷、板材、墻材、家居等建材產品,其中包含年產450萬平方的釉面建筑瓷磚的陶瓷廠項目。目前開發范圍為100公頃,規劃20平方公里。

因此,印度建陶產業的崛起,以及中國建陶產能的轉移,才是中國建陶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這一點,從2017年中國出口國家的下降情況可以看出,中國建陶出口下滑的國家,正是印度建陶出口覆蓋區以及中國建陶產能的轉移區,符合這一判斷。

2017年,中國瓷磚出口最大的跌幅再次出現在沙特阿拉伯。作為2015年中國瓷磚最大的出口市場,沙特阿拉伯吸收了中國6400萬m2瓷磚。然而在2017年,沙特阿拉伯僅吸收了中國2470萬m2的瓷磚,同比下降50%。中國對墨西哥與印度的出口同樣呈下降趨勢,其中墨西哥從930萬m2下降至280萬m2,下降了70%;印度從1200萬m2下降至630萬m2,下降了47%。

中國對包括加納、尼日利亞、肯尼亞與坦桑尼亞等在內的非洲國家瓷磚出口,均呈現下降態勢,其中加納從2700萬m2下降至1400萬m2,下降了48%;尼日利亞從1500萬m2下降至500萬m2,下降了65.6%;肯尼亞從2200萬m2下降至1300萬m2,下降了41%;坦桑尼亞從1900萬m2下降至1200萬m2,下降了37.5%。

對上述低端市場的出口減少,說明中國建陶產業的成本優勢正在減弱;另一方面,部分產能向國外轉移,對中國建陶產業的轉型升級,無疑是一件好事,這也許就是全球一體化的思維。

我們同樣可以看到,不管是印度建陶的崛起,還是中國建陶產能的海外轉移,都是中國建陶全球化一體化趨勢的表現,都離不開中國建陶裝備、技術和人才的輸出。

“走出去”:科達模式和唯美模式

不過,出口或產能的國際化,并非真正意義上的全球一體化,都只是占據了全球陶瓷產業鏈上的一個環節。真正的全球一體化,應考慮企業在全球市場的經營管理能力,以及產業鏈及資源的整合能力。目前,中國建陶行業出現了兩個比較典型全球一體化案例,一個是科達模式,一個是唯美模式。

科達模式是純粹的“中國制式”,即中國模式、中國裝備、中國技術、中國人才、中國管理。科達和廣州森大到海外建陶瓷廠,一來可以利用其自身作為中國建陶機械裝備龍頭老大的優勢,借船出海,實現陶瓷裝備的整廠整線輸出;二來可以利用廣州森大原有的海外渠道基礎。同時,也是利用中國“一帶一路”的國家政策作為保障。截至2018年底,全球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已有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和中國簽署了合作協議。

據了解,廣州森大從2004年開始,采用海外連鎖經營模式,在非洲加納、坦桑尼亞、肯尼亞、科特迪瓦與中南美洲的秘魯等國家,創立了八家海外銷售分公司,建立起規模化采購、遠洋運輸、倉儲管理、國外銷售等完整的營銷渠道。因此,科達與廣州森大的合作,優勢互補,實現了從陶瓷上下游產業鏈的整合輸出,并逐步實現其在非洲的本土化經營。

2016年起,科達與廣州森大貿易有限公司,陸續將在肯尼亞、加納、坦桑尼亞、塞內加爾、贊比亞等合資建設陶瓷廠,并創立科達“特福”品牌,如今,“特福”陶瓷磚在非洲多個國家有超過3000個銷售網點。根據科達2019年4月10日發布的2018年年度報告,2018年,科達實現海外營業收入22.56億元,同比2017年增長10.46%,其中,建筑陶瓷業務實現營業收入8.08億元,同比增長870.59%,主要是Keda肯尼亞、Keda加納、Keda坦桑尼亞項目帶來的營業收入。

同時,科達還在毛里求斯和土耳其分別設立Keda Holding(Mauritius)Limited商業服務公司、Keda Turkey Makine Ticaret Limited Sirketi進出口貿易公司,同時,Kami Colourcera Private Limited、Keda Industrial(India)Limited等子公司也落戶印度。

科達模式是目前中國建陶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走出去”的一個很好的范本,因此在2018年,科達先后獲得佛山市政府部門發放的佛山市促進對外經濟合作專項資金180萬元,及廣東省商務局發放的2018年促進經濟發展專項資金“走出去”項目766.3545萬元兩項政府補助。

同樣,科達模式也獲得了中國陶瓷企業的青睞。2019年4月10日,科潔發布公告,擬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14.88億元,用于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流動資金等用途。此次發行的認購對象為梁桐燦、葉盛投資、謝悅增、順德源航,各自的認購金額占募集資金總額的比例分別為68.42%、16.80%、13.44%、1.34%。其中,梁桐燦為宏宇集團董事長,葉盛投資的法定代表人為新明珠集團董事長葉德林,而謝悅增為馬可波羅陶瓷法定代表人和股東之一,任職執行董事經理。行業人士猜測,三家陶瓷企業定增科達,部分原因是想和科達合作,推廣科大海外建廠的模式。

而新中源則更為直接,聯合其菲律賓渠道商Ayala集團,與科達以及能興控股合作,在菲律賓建“陶瓷行業的富士康”,規劃2年內建12條生產線,產品以拋光磚和瓷片為主,單線產能超2萬m2,占地面積5000畝,計劃投資20-30億元人民幣。

新中源陶瓷企業集團董事局主席霍熾昌表示,菲律賓工廠除生產新中源品牌外,還接受中國其它陶企的OEM訂單,以“中國的模式、中國的技術、中國的設備生產”,然后打上“made in Philippines”的產地證,“換一個身份證,把反傾銷喪失的20-30億m2的市場給搶回來。”

除科達外,唯美集團也走出了國門,投入1.7億美元,采用的是意大利全自動化設備,在美國田納西州威爾遜縣黎巴嫩市新建生產基地,并成為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 LLC(美國神奇陶瓷有限公司,即此次美國“雙反”調查發起者美國瓷磚公平貿易聯盟成員之一)的主要投資者。該工廠已于2017年4月11日正式投入運行。區別于科達的“中國制式”模式,唯美模式則是采用意大利整線設備,嚴格按照美國的要求和標準設廠生產。在招工上,由于當地政策限制,中國籍員工只能占到總員工數的20%。因此,唯美的美國生產基地,人才分別來自中國、美國、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

唯美之所以選擇在美國建廠,一是美國土地價格便宜,田納西州的土地價格只有2萬左右人民幣一畝;二是在稅收方面,美國沒有增值稅,只有35%的所得稅,加上地方稅、保險費,共40%左右,而中國制造業的綜合稅務跟美國相比,高出35%;三是能源便宜,電價只有中國的一半,天然氣只有中國的1/5;四是消費市場大,美國一直是中國瓷磚出口的最大消費國;另外,唯美在美國的貿易合作伙伴AMERICAN WonDER PORCELAIN,也為其拓展美國市場,提供了相應的渠道支撐。

不過,來自世界不同地方,有著不同語言和不同習慣的各國人才聚集到一起,技術工人的培訓,新團隊的磨合,公司的管理,新工廠的正常運轉,這些問題都是一場非常考驗耐力和智慧的馬拉松長跑。

沒有走“一帶一路”路線,遠離中國陶瓷產業鏈集群格局,孤懸于美國市場的唯美模式,無論能否取得成功,都是中國建陶全球一體化進程中,一次非常有益的探索。不過,放在中美貿易摩擦和美國對中國瓷磚進行“雙反”調查的環境下來看,黃建平的這一決策,焉知非福呢?

據《世界陶瓷評論》報道,唯美集團將在其位于美國田納西州黎巴嫩市的工廠擴增一條生產線,用于大規格瓷磚生產,新的大板生產線將于2019年底投入運營。

全球產業鏈資源的整合創新時代

不管是科達模式,還是唯美模式,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共同的特征,就是產能、渠道、市場必須形成一個閉環,即擁有強大的全球陶瓷產業鏈資源整合能力,才能支撐其在海外的發展,這也意味著,中國建陶產業進入全球陶瓷產業鏈資源的整合創新時代。

我們再回過頭來分析新中源、科達、菲律賓Ayala集團及能興控股四家企業,聯手在菲律賓建陶瓷廠這一計劃。其中,新中源代表瓷磚生產商,科達代表上游陶瓷設備制造商,是中國陶瓷機械裝備的龍頭企業,Ayala集團代表的是本土化渠道商,與新中源有著十幾年的合作關系,每年從新中源采購的瓷磚有2-3億人民幣,能興控股是佛山南海的一家地產企業,并有金融投資方向。因此,是金融資本和建陶產業鏈上下游產業鏈資源相互整合的新模式。

近年來,中國建陶通過戰略合作,或者并購的方式,在全球陶瓷產業鏈資源整合創新方面,動作頻頻。2017年6月,簡一與全球首家大板瓷磚生產品牌意大利LAMINAM公司聯手,以簡一原創設計、意大利公司生產的方式,切入大板市場。

2017年9月26日,新明珠集團在意大利蘭博基尼博物館舉行了綠色戰略簽約儀式,與西斯特姆正式建立智能工廠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并與意達加、陶麗西及設計公司史蒂華夫等,簽約成立了“新明珠海外R&D創新合作聯盟”。在隨后的1年內,新明珠綠色智能工廠成功落成,并在12月發布了最新的發熱巖板產品。

2017年12月,新美陶瓷成功并購哈薩克斯坦陶企——AO Keramika陶瓷公司,該項目總投資3850萬美元,項目分三期實施,整個項目實施期36個月,項目建成后,總產量將達到6萬平方米/天。該項目也被哈薩克斯坦列入國家重點投資項目。

2018年9月27日,科達潔能以約1680萬歐元(約合1.35億元人民幣)的價格,向意大利WITALYSRL購買其持有的意大利I.C.F.&WELKOS.P.A.(以下簡稱“Welko”)60%的股權;在2021年12月31日前,若滿足約定條款,則擬繼續收購Welko剩余40%股權。并購完成后,雙方將加強業務融合、人才融合、技術融合、供應鏈及營銷渠道資源整合,科達潔能將據此建立歐洲市場據點,利用Welko的歐洲銷售渠道及供應鏈,推動科達核心建材機械產品進軍歐美市場,實現拋磨設備等傳統優勢產品在歐洲市場的業務開拓及裝配制造,進一步提升建材機械業務的海外市場占有率。

2019年2月16日,金意陶集團與第二大陶瓷企業Malaysia Mosaic Berhad(馬來西亞馬賽克有限公司)旗下MML品牌正式簽訂合作框架協議,通過海外設廠,在當地構建專賣店的方式,實現全球化。此前,金意陶還先后北美最大陶瓷生產運營商Interceramic、意大利知名陶瓷企業Ceramica Valsecchia s.p.a.達成合作協議,后者成為金意陶在意大利的生產基地。

2017年,歐神諾整合了意大利設計及全球最先進裝備、材料與工藝技術,創造了卡薩羅Casara,包括卡斯簡約國際風、卡莫現代國際風、卡可經典國際風、卡圖自然國際風等四大系列產品。

除中國外,全球最大的陶瓷生產商莫和克工業集團,也在進行全球資源的整合。2018年10月15日,美國工業巨頭莫和克收購巴西最大瓷磚集團之一Eliane,該集團在瓷磚板塊的年產能約為3600萬平方米,在圣卡塔琳娜州(Santa Catarina)和巴伊亞州(Bahia)共有六家工廠,這也是莫和克工業集團首次在南美洲進行瓷磚生產工廠投資。莫和克從1992年上市以來,便在全球不斷擴張產能和市場份額,通過“買買買”的戰略,實現年銷售超過600億,收購的企業達到42家。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擴張至今,莫和克已在全球7個國家(包括美國、墨西哥、意大利、西班牙、保加利亞、波蘭、俄羅斯)設有生產基地,擁有19家陶瓷工廠,年產能達到2.5億平方米,旗下陶瓷品牌除了最新收購的Eliane品牌外,還包括KAI集團、柏麗(Pergo)、達泰(Daltile)、馬拉齊(Marazzi)、蜘蛛(Ragno)、埃米集團(Emilgroup)等全球知名品牌。同時,莫和克工業集團還先后收購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最大的地板公司Godfrey Hirst和歐洲的Unilin、Xtratherm、Berghoef、Xtratherm等地面材料生產商,從一家美國地毯制造商變身為全球最大的地面材料制造商。

莫和克的全球供應鏈體系值得我們關注,對比美國巨頭莫和克,或許我們能夠更清晰地窺探全球資源整合,及其供應鏈的布局路徑。據興輝國際董事、總經理柯顯仁介紹,莫和克在北美市場銷售的產品是在全球范圍內采購,高端產品主要來源意大利,中端產品來源類似中國這樣的產地,低端產品則在本土生產。

未來全球建陶行業的生態圈,主要存在兩種企業,一種是規模超大的主流企業,另一種就是專業化非常強的配套企業。未來的競爭不再是個體與個體企業、區域與區域、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也不再局限于行業內部,而是在全球一體化的背景之下,產業鏈和產業鏈、生態圈和生態圈的競爭,這也是中國建陶產業實現全球一體化發展的重要方向。

中國建陶以更開放的心態擁抱全球一體化

在“走出去”的同時,中國建陶也在積極“迎進來”。相比國際貿易保守主義的愈演愈烈,日益強大的中國建陶,須以一種更加開放的姿態,去擁抱全球一體化。

據海關相關數據統計,2017年我國共進口陶瓷磚1.26億美元,實現了42.21%的增長,這是自2008年以來近十年國陶瓷磚進口的最高紀錄。到2018年,進口瓷磚依然保持著高速增長的勢頭,2018年1-12月,我國陶瓷磚進口1.49億美元,同比增長17.74%。

2018年陶瓷磚進口國家或地區前5位依次是意大利、西班牙、印度、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亞。其中進口意大利瓷磚占總額67.41%,進口西班牙瓷磚占總額的20.84%,進口增長最快是印度,同比增長3985.99%。

2019年一季度,進口磚仍保持增長勢頭不減,進口陶瓷磚3683.66萬美元,同比增長19.47%。

進口瓷磚之所以能進入中國,主要還是中國建陶市場本身發生了巨大變化。首先是消費者迭代引起審美需求的變化,更加與國際審美潮流接軌。以80、90后為主導的新生代消費者,對極簡主義的追捧,使得近幾年來,中國建陶產品也已經與意大利、西班牙等國家產品趨同,黑白灰流行。因此,中國市場也越來越容易接納國際品牌的進入。

其次,進口瓷磚的涌入,也是國內消費升級的結果。追求原創以體現個性化,追求設計感以體現審美,而原創和設計,正是意大利的強項所在。因此,近幾年來,中國陶瓷企業十分熱衷與意大利企業進行合作。

另一方面,進口瓷磚的進入,也表明了我國陶瓷產業的自信心在增強。過去,我們一直喊狼來了,想著如何拒敵于國門之外,但現在我們主動開門迎客,真正從需求出發,全面展開與國際品牌的合作。

因此,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正是因為中國建陶企業的積極引進,進口瓷磚近年來得以爆發。2018年前后,行業內興起了一股代理進口瓷磚熱。如金意陶與意大利Ceram icaV aisecchias.p.a,興輝國際與意大利RAGNO(蜘蛛),簡一與意大利大板生產企業LAMINAM,博德成立HBI整合了意大利LEA瓷磚、MARGRES瓷磚、FIORDO瓷磚、土耳其KUTAHYA瓷磚等。唯美集團與casa brava(意美家),杭州東鐵集團與范思哲瓷磚,依諾與ws?faenza(費恩哲)瓷磚,協進企業與意大利EGO DESIGN公司,卡布奇諾與rondine瓷磚,旭日集團白兔瓷磚與意大利羅馬尼集團等等,不一而足。

到2018年,意大利前16大陶瓷集團以及西班牙主要品牌,全面登陸中國市場,目前佛山匯聚了意大利蘭博基尼&獨角獸瓷磚、aga casa、dpi、ck、優舍、馬拉齊、cir、意大利羅馬尼集團中國、dune、意大利羅伯特卡沃利磁磚、名瓷匯、蜘蛛、埃米、普洛西瑪、波夏、西班牙living、伊諾-費恩哲、卡布奇諾-rondine、愛力蒙特、rak等20多個原裝進口瓷磚運營商及中國子公司。

進口瓷磚的爆發,甚至引起了局部地區的價格戰。據了解,2018年上半年,進口瓷磚比較集中的一線城市,特別是上海,已經有好幾個品牌,對終端店面的進口瓷磚產品定價,進行了調整,基本上價格下調了10%~20%左右。

中國政府也進一步為進口瓷磚的進入推波助瀾,在稅收政策上打開了方便的大門。2018年7月1日起,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降低部分進口日用消費品的最惠國稅率,其中建筑陶瓷(稅則號列:6907)稅率,由原來的12%~17%不等,統一調整為7%。這對進口瓷磚代理商來說,是一大利好,相信未來將會有更多的國際品牌涌入中國市場。

進口瓷磚的進入,會不會對國內市場造成沖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影響還不大。不管是印度陶瓷,還是意大利、西班牙陶瓷,整體的產能規模都不大,可能會對部分企業產生影響外,對中國市場整體格局的沖擊力,并不明顯。

新命題:全球建陶命運共同體

以前,我在《中國智式》談國際化,主要思考的是產品出口,然后品牌輸出,在國外建廠,實現本地化發展等等,陶瓷企業通過競爭,逐步占據全球市場。這些年來,行業確實也在按這個思路在向前走,但同時出現了新的情況,全球化競爭正朝著全球一體化方向發展。

全球一體化發展的新模式,是全球范圍內的資源相互整合,全球范圍內的市場相互融合,全球范圍內的企業既競爭又合作的競合。全球一體化的核心,就是建立全球建陶的生態體系,在這個生態體系里,各有分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建陶逐步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

讓我們再次回到美國對中國瓷磚發起的“雙反”調查。2018年8月21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舉辦的聽證會上,瓷磚行業代表因對華瓷磚加征關稅意見不一而“互掐”,北美瓷磚協會代表Eric Astrachan指出對華瓷磚征稅的3大理由,即亂貼標簽、IP侵犯和低價銷售。莫和克工業集團的總裁Brian Carson,堅稱從中國進口的瓷磚影響了其業務,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莫和克在過去5年進行了超15億美元的投資,但回報卻受到了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的消極影響,莫和克在美國的瓷磚工廠,還有閑置的生產能力。

但美國瓷磚與石材進口分銷型企業貝德羅西安代表Marisa Bedrosian表示,貝德羅西安雇傭了美國當地的產品設計師去開發專有的瓷磚色調、形狀、圖案和紋理,隨后這些瓷磚產品才經由中國工廠生產,并將其所有自中國進口的瓷磚都送去協會的實驗室做了認證,其進口的中國瓷磚不存在侵犯IP的問題。

Marisa Bedrosian提出,雖然莫和克現在確實能找到一些瓷磚替代國生產,但莫和克忽視了美國與中國工廠的現存關系,中國工廠正在生產成百上千獨特的瓷磚系列,其中顏色、圖案、紋理都不能為人所復制。舍棄中國這一制造大國,將讓貝德羅西安無數瓷磚與石材系列中斷供應,因此將在時間和資源上蒙受經濟損失,除庫存積壓,還會因產品供應中斷而損失銷量。重新鋪設好幾百條生產線將耗費數百萬美元。對于貝德羅西安來說,沒有其他經濟可行的替代國。一旦加稅,將限制乃至毀滅美國許多獨立的瓷磚經銷企業,并最終將稅費轉移到美國消費者身上。她認為莫和克之所以支持對華瓷磚加稅,是為了自身利益。

石材行業MS國際的總裁Rupesh Shah同樣強烈反對將自中國進口的臺面、戶外磚、墻磚納入征稅清單。他表示,征稅將傷害消費者、美國的就業,以及像MS國際這樣的供應商。中國是美國硬質裝飾材產品的主要供應國。在2017年,中國估計為美國提供了近90%的玻璃馬賽克,因此美國本土根本找不到能替代中國的國家。此外,MS國際在過去三年為中國這一供應鏈投資了數千萬美元,雇傭的員工也近乎翻倍,一旦對中國加稅,像MS國際這樣的企業就將裁員、減少產品供應,蒙受損失。MS國際成立于1975年,是美國地板類產品的進口及分銷企業,經營產品有天然石材、瓷磚、石英臺面、復合板、玻璃等產品。

美國對中國瓷磚的依存度比較高,美國國產的瓷磚在美國瓷磚總消費量中的占比達到了31.1%,中國制造的瓷磚在總消費量中的占比為第二,達到了21.6%,即美國市場的瓷磚,有1/5來自于中國。從美國瓷磚行業針對中國進口瓷磚的內部分歧可以看出,中國瓷磚已經深深嵌入到了美國陶瓷貿易鏈體系中,成為難以割舍的一環。中美建陶之間的關系,并非零和博弈,而是正和博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對部分美國陶企特別是貿易商來說,同樣是中美貿易摩擦的受害者,企業之間跨越了國別,成為了真正的利益共同體。

我們再來看中國與意大利、西班牙陶瓷行業之間的關系。過去三十多年里,意大利的建陶機械裝備行業,以及西班牙的釉料等配套產業,之所以能不斷創新發展,源于中國建陶產業的規模高速增長帶來的市場空間,為其提供了國際建陶的土壤,如果僅僅依賴自身的陶瓷產業規模,是無法支撐其創新的。

意大利本身經濟發展已經陷入低迷,自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以來,近十年來意大利GDP增長率,一直沒有超過2%,在2008年、2009年、2012年、2013年四年中,甚至出現負增長,目前意大利債務占GDP的比重超過130%。正因如此,意大利正在經歷“明顯的人才流失”,過去10年,數以千計的高技能工人離開意大利,但并沒有被教育水平相近的移民所代替,如果這種趨勢持續下去,可能導致意大利勞動力超過10%以上。

而中國建陶行業,正在成為意大利陶瓷行業專業技術人才包括設計人才的接收地。近年來佛山陶企中,不斷出現了新的意大利面孔,如金意陶簽約意大利設計師Felice,東鵬聘請意大利設計師為顧問,新明珠與意達加、陶麗西及設計公司史蒂華夫簽約等。

同樣,印度陶瓷的崛起,也離不開中國陶瓷機械裝備和人才的輸出。受限于基礎工業的制造,印度陶瓷行業產業鏈上下游配套不齊全,自主生產陶瓷設備的能力有限,除釉線外,壓機、拋光線、球磨機等技術門檻高的設備,高度依賴進口。而中國制式,與處于中國上世紀90年代發展期的印度建陶生產模式相吻合。據相關報道,目前,中國陶機設備在印度市場的占有率高達80%。在窯爐方面,科達、摩德娜與德力泰在印度分別占有20%、40%與10%的市場,其余的市場則被印度本土ITAMAC窯爐公司所占有,拋光線則由科達占據了絕對的市場份額,壓機方面則以SACMI品牌居多。

中國陶瓷已經在全球陶瓷行業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隨著中國陶瓷企業的規模增大,品牌提升,實力的增強,我們是否在全球市場中對于意大利和西班牙窮追猛打,逼其進入死巷?對于印度陶瓷,我們也去搶占先機,將配套產業轉入,撲滅印度本土裝備配套產業發展的可能性?

其實,我們可以在全球建陶格局中以一種更高的恣態出現,善待競爭對手,為他們的發展主動騰挪一定的生存空間,甚至建立某種更加緊密的合作,讓世界變得更加和諧。意西兩國的配套產業及其創新和設計能力,是他們固有的優勢,同樣無法替代。我們與他們合作,不僅僅是代理其的品牌,或者是貼他們的牌在國內銷售,而是針對中國市場的需求,共同開發適合的產品,用適合中國市場的營銷模式和服務方式,為中國消費者服務。同時,與他們進行戰略合作,甚至資本合作,共同開發全球市場。

最佳的全球一體化,是建立共存共贏的生態系統,形成全球建陶行業命運共同體。

共建全球建陶命運共同體需要自身強大

但是,共建全球建陶命運共同體,需要自身的強大。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有可能在競爭中掌握主導權和話語權,別人才愿意與我們合作。

如今,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瓷磚生產國、消費國和出口國。以2016年數據為例,2016年全國瓷磚總產量、總消費量都達到了一個歷史峰值,分別為102.65億平方米、85億平方米,都位于全球首位,2016年,世界瓷磚消費量為127.83億平方米,中國瓷磚的消費量占據全球瓷磚消費量的66%,為全球第一大瓷磚消費市場。同時,2016年,我國瓷磚出量口為10.74億平方米,同年,世界瓷磚出口量為27.94億m2,中國瓷磚出口占比37%,也是全球瓷磚出口第一大國。

因此,無論是產能、市場,還是出口,中國建陶在全球建陶行業中,都占據了優勢地位。而國內強大的市場規模,也為國內建陶企業的發展,提供了相當好的市場空間,企業規模可以變得更大。同時,依托國內巨大的消費市場,足以支撐建陶制造與裝備配套產業的創新與發展,這也成為我們走向全球一體化的堅強后盾。

同樣,也正是基于我們國內市場需求量大,這對國外陶瓷同行來說,具備很強的吸引力,別人愿意與我們合作,共同開發國內市場。同時,我們國內市場對外的包容度也越來越高,無論是產品花色、消費需求,都越來越與國際接軌,這也是我們實現全球一體化的基礎。

在產業集群方面,我們同時擁有廣東、福建、山東、江西、河南、廣西等多個陶瓷產區,每一個產區的體量,都相當于其他國家一國的產能,產業集群優勢明顯,而作為中國最大的產區佛山,云集了全國90%以上的知名陶瓷品牌,產品遍及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形成了全球最大、產業鏈發育最完善的陶瓷產業集群區,產業配套能力非常全面而且強大,甚至連意大利、西班牙,都不具備我們如此完善的產業配套能力,這對全球一體化的支撐能力,也非常強。

在產業人才結構方面,作為老牌的陶瓷強國,意大利陶瓷專業人才正在流失,有一部分會輸入到中國來,使我們的行業人才不斷國際化。與此同時,我們產業教育體系也非常完善,江西景德鎮陶瓷大學等專業院校每年不斷向行業輸送新鮮的人才血液,為行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強大的人才支持和儲備。

當然在全球一體化的過程中,我們也有不足,比如國際化人才的儲備,是否能適時在意大利設立研發機構,搶占智力、人才?原創能力能不能快速提升,對意、西兩國的創新快速實現趕超?企業全球一體化的意識,特別是以私營企業為主的建陶行業,我們能不能理解并緊跟國家一帶一路的政策,去主動融入這個趨勢當中來。這一切都需要我們繼續努力。

目前,中國建陶企業正面臨著從創一代到創二代的交接班時期,隨著年輕一代的經營者上位,相比創一代,二代大多數在國外接受了良好的國際化教育,有著國際化的視野,具備國際化的溝通能力、商業思維能力等素質,這對未來中國建陶行業全球一體化的發展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條件。

全球一體化是競爭的必然,也是中國建陶行業從大到強的必經之路。在全球一體化的過程中,我們不可能躲在國內不出去參與競爭,別人同樣也會闖進來。我們只有主動參與全球市場的競爭和共建,才能在此過程中逐步取得一些話語權,甚至是主導權。

但意、西兩國還在高仰著頭,我們還應該加大力度在全球市場中進行更有力的競爭,當有一天他們確實感覺到疼痛,甚至可能要崩潰時,雙方的力量才會發生徹底的扭轉,合作才會變成可能。但是競爭總是血淋淋的,假如他們真的快不行了的時候,我們會停手嗎?

我們不需要稱霸全球,但如何在未來主導建立全球建陶新格局,贏得中國陶瓷在全球建陶體系中的話語權,還需要我們提前謀劃,并加以努力,這也需要中國智慧。

 

分類標簽:
作者:佚名
  • 好評統計
  • 如果您覺得好,就請您
  • 100%(1)
  • 差評統計
  • 如果您覺得不好,就請您
  • 100%(1)
北京廣迅通網絡技術有限公司
全國服務電話:400-008-9500 北京總部:總機 (010)51658153 售后服務熱線:(010)67175482,51658153-8036
建材在線版權所有 ? 1999 --      京ICP經營許可證010312號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京公網安備110101003278
  • 西藏
  • 陜西
  • 甘肅
  • 青海
  • 寧夏
  • 新疆
  • 北京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內蒙古
  • 遼寧
  • 吉林
  • 黑龍江
  • 上海
  • 江蘇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廣東
  • 廣西
  • 海南
  • 重慶
  • 四川
  • 貴州
  • 云南
  • 山東
  • 全國
彩票网站身份可以提现